未知苦处

未知苦处,不信神佛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天下大井:

 


 


【序】
小楼山中隐,人间是非深。
人间自有真情在,莫因前事不开怀。
这不过是几个各有坚持的笨蛋,在红尘之中打滚的故事。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情真何堪毁 


 玉碎有轻尘


 


 


【小楼传说之笑语轻尘】


——楚乱——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原著】


老庄墨韩


 


【摄影】


门门


【方轻尘】


CL插插


【楚若鸿】


井井


 


【特别协力】


书生


墨墨


 


 


 


【一】


 


 


    大军呼啸着冲入城门,冲进皇宫,到处是鲜血,到处是烈焰,到处是尸体,到处是纷乱奔走的人。


    只有楚若鸿,完全不把身外的所有变乱放在心上,那些分分合合,离散成败,和他根本没有关系,他只是专心地对方轻尘说话。


   “轻尘,你站起来好不好?我等了你好久好久了,为什么,这次你生气生这么久,你再不消气,就该我生气了。”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他专注地呼唤方轻尘,不知道自己已被重重包围,不知道,所有人都掩着鼻子,用憎恶的眼神望着他。


   一如很多年前以前,那个柔弱无力的孩子,悲伤无助时,只会躲在皇宫的一角,独自哭泣。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楚若鸿犹自不知旁人的烦恼和感叹,只是痴痴得望着白骨,一遍遍永不停息。


   “轻尘,轻尘,你起来啊,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二】


   


    那是多久之前的事了。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


    有人在身后问:“小殿下,你在干什么?”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他回过头,看到了他永世也不会忘怀的笑容。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初遇方轻尘时,他是一个宫女偶尔被临幸所生的皇子,从不曾有人关注,从不曾有人爱护。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那个少年将军就这样来到他的身边。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他保护他,照料他,教导他。
   教他练武,陪他读书。


   告诉他如何做一个男子汉,怎样坚强面对挫折。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当所有人将他遗忘,将他冷落时,方轻尘微笑着给了他温暖。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他那样单纯地依恋着方轻尘,一次次问他说:“你会永远在我身边吗?”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而他永远微笑着回答:“如果殿下需要的话。”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那一场宫廷兵变,血雨腥风,军队已经冲进了皇宫,后宫的女人们纷纷自尽,皇族的王子们哀号着乞活。


到处是刀光剑影,到处是喊杀呼啸,只有方轻尘,一步不退地守护着他。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他还记得方轻尘用血肉之躯为他挡箭,他还记得方轻尘用有力的臂膀挽着连站立的力量都没有的他。


    他还记得无数呼啸喊杀声中,方轻尘回首的笑容,依旧温暖如阳光:“别怕,只要我还活着,谁也碰不了你一根指头。”


    方轻尘保护他,在皇宫中苦撑了一天一夜,一直等到援军到了,叛军败退,才脱力晕倒,最后那一刻,还抬头对他微微一笑:“别担心,我只是睡一会,很快就会醒来了。”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他记得他在方轻尘身边放声大哭,他记得他拉住方轻尘染血的衣襟,十几个宫人用尽力气,都不能把他拉开。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小楼822年,楚宫剧变。


轻尘血战一天一夜,重伤垂死,保得楚若鸿性命。


楚若鸿继位为楚王,封方轻尘为护国大将军,镇国侯,治理楚地,边境京城,两厢奔波。


 


 


 


【三】


 


 


    “轻尘,你永远不会离开我是吗?”


    “轻尘,我永不负你。”


    “轻尘,只要你在我身边,这世上的一切,我都可以不在乎。”


    “轻尘,轻尘……”


    “轻尘……”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那些,仿佛已是久远的前生了。


“自圣上登基,禁军一直由方候执掌,如今方候回京,本该重掌禁军,不过,有一件事,希望方候可以解释一下。”


 大理寺卿慢吞吞地从袖子里里拿出一张纸“我们的探子从秦地带回来一样东西,这里是拓印本。”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方轻尘信手接过,淡淡扫了一眼,果然是他的字迹,而内容也很简单,直接.无非是与秦国的皇帝商讨出卖楚国的相关事宜罢了,真是拙劣可笑到极点的把戏。


这满朝文武是真的看不出来,还是看出了,也只当作不知,欺皇帝年少识浅,所以群起而攻。


 


方轻尘在心中冷冷地笑,抬起头,眼神依旧温和:“皇上,也以为此信是真?”


他自然相信轻尘,可他同样需要一个理由,一个可以让方轻尘放弃兵权的理由。


“轻尘,即然出了这种事,难免百官都有疑虑,你且避几天嫌,让他们彻查好了,待事情查清楚了,看还有哪个敢指责你。”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方轻尘微微一震,露出一个如梦方醒的表情。


当初那个无邪的孩子已经长大。


当初那只有他的怀抱可以依靠的孩子,已成为一个真正的君王了。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方轻尘微微一笑,凝眸深深望着他,良久不语。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他的声音低若呓语:“这一场大梦也该醒了。” 


 


 


 【四】


那已是久远的前生了。
那稚嫩的孩子,用童真的声音大声喊,


“轻尘,你可以佩剑上殿,”


 


“候爷,今儿正值大朝,诸王宗室,朝中百官俱在,候爷不宜佩剑而入。”


 方轻尘微笑着解开自己的佩剑。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你可以见君不拜”


 


 方轻尘依然只是温柔地对他一手护佑,而今已长大成人的君王,笑一笑,然后跪了下来。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那些老头说的话,不用理他们,我知道你绝不会伤害我的。”
 


 方轻尘轻轻地笑,是啊,皇上,若鸿,我永远不会伤害你,


 如果你不伤害我的话。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曾经的呼唤,曾经的笑语,都已经远去了。


 


方轻尘微笑着举目仰视那高高在上的君王,抬起双手,“皇上,你让人解了我的佩剑,却忘了,臣这一双手,穿金裂石亦是等闲,有没有剑,都不重要。”


“那通敌之事,本非言语所能辩,皇上……”
 他凝视着那个他一心保护,一意教导,一手扶助起来的少年皇帝,眼神温柔到了极处:“皇上,请观臣心。”


 他抬手,插下,血溅。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而少年皇帝凄惨尖厉到极点的惨叫,已经响了起来:“不要,轻尘……”


    然而,他的声音绝不可能比方轻尘的动作更快,方轻尘的十指,穿金裂石,就那样,生生撕开了他自己的胸膛。
    楚若鸿发出不似人声的惨叫,扑向方轻尘,整张御案被他掀开,他完全失去理智地扑下来,从高高的御阶一直翻滚而下,却已经顾不得身上受了多少伤,一时挣扎着无法从地上起来,惨叫着爬向方轻尘。


    少年皇帝惊惶地睁大眼,眼睁睁看着方轻尘就在他的面前,把手伸向那被扯开的胸膛里,伸向那鲜红,跳动着的心脏。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轻尘,求你,别……”


    方轻尘只是凝视他,微笑着摇了摇头,那样温和的表情,那样不可动摇的坚持。


    他嘶喊,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他挣扎,却无法站起来扑向他,他拼命爬过去,拼命向他伸出手。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然而方轻尘已经合上了他的眼,跪着的身子晃了晃,无助得倒下去,他伸到胸膛里的手已经伸了出来,掌心的鲜红,让殿上所有的臣子都不敢正视。
   在那一刻,他已死了。他摘下了他自己的心,却在失去心脏之后,犹能把手伸出来,递向他的君王,在他的人死去之后,他的身体仿佛还记着主人最后那一刻的意志,完成了这个动作。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楚若鸿双眼怔怔得望着方轻尘再也不会对他微笑的脸,轻尘死了。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那个在阳光下对他微笑的人死去了,永远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他死死盯着那再也不会呵护他的双手,他死了,轻尘,那样一双曾无数次保护他的手,摘出自己的心脏送到他面前。
轻尘,这世界上,从此再没有了方轻尘。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轻尘,轻尘,我们重新开始,轻尘,我错了。“


 许多许多年前,一个幼童,在柳叶池畔,见到了一个少年英武的将军。


 那时的阳光那么灿烂,那大哥哥唇边的笑容比阳光更灿烂。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轻尘,你永远不会离开我,是吗?“


“是,殿下。”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轻尘,别走,我怕。”


  “若鸿,我会一直保护你的,有我在,你不用害怕任何事”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轻尘,对不起,我又闯祸,害你被皇兄骂。你别生我的气啊。”


“我的小殿下,轻尘永远不会生你的气。”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轻尘,你做一百年将军,我做一百年皇帝,我们一直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好啊。”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楚若鸿轻轻笑起来,多好啊,那些美好的岁月,为什么,他竟忘怀了呢。


    “轻尘,我错了,你别生我的气,好吗?”


    “轻尘,我答应你,从今以后,我全心全意相信你。”


       


     ”轻尘,我们重头开始吧。”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小楼826年,方轻尘应召回京,被污通敌,心灰意冷,于金殿剖心。


    王楚若鸿疯癫。


 


 


 


 


 


 


【小楼传说·笑语轻尘篇】



 


 


 


 


 


 


 


 


 


 


机缘巧合,重返人间。
人心却如同倾轧而过的命运车轮,越走越远。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曾经,是良师,是挚爱,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如今,纠结走错了哪一步,风云际会,再也回不到那些美好的岁月。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轻尘,我们重新开始,你再让我当上皇帝好不好?”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你还是选择了皇位。


难道帝王是注定给不了任何人平等和信任吗?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人间自有真情在,莫因前事不开怀。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待到风云际会时


 笑看潇洒弄乾坤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小楼传说·风云际会篇】


【敬请期待】


 


 


 


 


 


 


 


 


 

 


 


 


 


 


 【大家好这里是总结!!!!!!!】


 


【业界良心勤劳饼版总结】


      【开坑】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正在做头发。


突然收到插插的一条消息,“要拍小楼么?”


我说,好啊,拍谁?


插插说,现在还有楚若鸿,XXX,XXX···


我问,你拍谁啊。


插插说我拍方轻尘。


我说那我拍楚若鸿这个小怂包吧,我如此的爱你,这个角色还挺有挑战性的,我想拍发神经。


插插:······


然后角色就这么定下了。


 


【猪心】


然后经历了噩梦一般的赶衣服,我们去无锡了。


拍之前两人曾犹豫很久,挖心那一幕怎么拍,到底是p呢,还是找个真的道具呢?


真的道具是找模具呢?还是找真的动物心呢?


最后我们选择了猪心。


很多很多年以后,当我和白发苍苍的插插躺在摇椅上,回忆我们的往昔,一定会十分后悔这个决定。


 


猪心是提前几天快递到插插那边的,然后到了无锡之后已经开始发臭了,第一天我们没有拍挖心那场,把包裹地十分严密但已经漏出很大臭味的猪心放在了厕所里,以毒攻毒。


事实证明,分子是运动的,哪怕他裹得十分严密,还是很臭。


然后第二天,书生带了血浆来,外拍时,我们带着必死的决心拆开了放了一个星期的猪心,开始拍了。


包装一拆开,每个人都皱起了眉头,以猪心为圆心,半径为五米的圆内,瞬间飘满了浓浓的恶臭。臭味浓度和到猪心的距离成正比。然后我们都跑了····哪怕过了小半年,只要一想起来,那股恶臭似乎还在我的鼻尖回荡。真是···太臭了··QAQ


臭味大概散了七八分钟,插插报着必死的决心慢慢像猪心挪动了过去,然后一脸悲壮地捡起了猪心,猪心一移动,又散发出浓!浓!的!恶!臭!书生又往外跑了好几米,躲在栏杆后面探出一个头,远远看着我们。


门门要拍照,我站在楼梯上充当背景,看着插插挖心,还好有一段距离,虽然很臭,肯定比插插好多了。


插插一边泪流满面地嚎叫着一边拍,还得表现出方侯非常酷炫掉拽的感觉,一到拍摄间隙,就别过头去呼吸新鲜空气,但是事实证明,无论怎么别过头去,还是很臭。


后来插插似乎自暴自弃了,拍着拍着说,“好像没有刚刚那么臭了,是时间长了味道散了吗?”


然后这时候远远走来一堆路人,可能没看到插插,就听有个人说,“什么味儿啊,怎么那么臭啊····”


 


拍完后,我们都被插插这种徒手拿猪心的高大情操所感动了,纷纷对他表示赞扬和慰问。


门门赞美道:“插插你真是太臭了,这辈子都不要用拿猪心的手来碰我。”


 


 


【没钱】


这次服装出来,我们实在是太穷了,服装颜色寡淡,套数还少。拍的时候,我和插插一白一绿撑着把伞走在树底下,然后插插说,你看我们现在这么穷,哪里像笑语轻尘了,走错剧组了吧,这服装颜色明摆着是风中劲节啊!你不知道啊!隔壁的小容组!完全央视风,可有钱了!我们唯一的亮点就是猪心啊QAQ···


后来扣扣上我们一起哭穷的时候,插插说你不懂啊,之前我去拍大唐三角恋的时候,就跟他们不是一个画风的!他们简直高端大气央视风!我就是个杀马特非主流!


然后我们哭着想自己是什么风的,我们连湖南卫视风都算不上,顶多算个地方台风···


然后我意味深长得对插插说,之后风云际会篇还是个机会,我已经结束了,就完全靠你和秦旭飞把我们组整体逼格拉高了,你们加把劲啊。


结果后来微博发了个图,就说是小楼,没说拍啥,下面有人说,井井你这拍的是风中劲节吧!


我好想摇着她的肩膀喊道!不是啊不是啊不是啊!!!不要嫌弃我们穷啊!!!我们是笑语轻尘啊!!!!    


【插插看了这段后表示,风中劲节那组看到会打死你的·····


 


【小白】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打开手机,看到插插给我的一条短信。


你知道吗?小白死了。


我心中一惊!


插插哀伤的语调感染了我,我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颤抖地回信息问,小白是谁?


插插说,是水浒城的那匹白色的马。


我:QAQ嘤嘤嘤嘤


插插:嘤嘤嘤嘤QAQ


小白我拍东宫的时候其实也骑过一次,加起来一共骑了两次,培养了一些感情,得知这个消息,我还是很难过的。然后和插插说,这套片子是小白最后的遗照了,我们要好好发啊,插插说好的。


 


结果前几天微博发了张照片,是我骑着小白,插插在下面牵着小白的。


评论都是。


“马中分好评!!!”


“这马带了假发!!!”


“马头上是蝴蝶结吗?”


“马的尾巴好长!!!!”


 


小白都为我们贡献了一生了,你们太过分了QAQ


 


【角色定位】


小楼是大一的时候看的,这篇文当年给我的感觉是····作者脑洞开好大!这本书好长!!!!


看笑语轻尘前面的时候还没觉得有啥,等到小楼背景整体揭露,发现里面所有的人物只是为了写论文才入世之后,我整个人都ORZ了······作者你的脑洞为何如此····之辽阔·····


书里面最喜欢的应该是小容的故事吧!暖暖的甜甜的萌萌哒!【什么鬼!


所以对比起同样是养成系的小容组,方侯组在我的记忆中简直又血腥又中二又残暴啊!本来对楚若鸿的感觉挺不屑一顾的,就觉得是个比较重要最后发了神经的小炮灰吧,在文中算是促使秦旭飞和方轻尘的感情升温的神助攻?


所以说这样的角色对我来说,是从来都没有过的,第一次尝试。


然后拍又之前看了一遍书,拍完再看了一遍他们的部分,最后插插弄完文案我排版的时候再看了一次。


总觉得这娃娃笑语轻尘篇里其实挺不容易的,不过悲剧的造成其实也有方轻尘一半的原因,所以勉强可以同情和理解。


不过在风云际会篇里楚若鸿就略作死了····怪不得方侯最后毅然决然抛弃了他,投入了秦旭飞的怀抱啊!


说道风云际会篇,因为出场不多,就把大概的楚若鸿情节都拍了拍,结果也不造为何拍出来·····如此的····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我们明明是纯洁的!!!!


因为文中一会儿童年,一会儿幼年,一会儿皇帝少年!所以我各种凹身高差!一到童年就卖萌!·····我自己都被自己惊呆了!!


拍最后楚若鸿抱着方侯的骨头发神经的时候,大家都夸我特别有表现力,凌乱的头发,呆滞的眼神,痴呆的表情,简直是历史上最有演技的一次。


我:········


 


 


【拖延症】


问插插我们几月拍的小楼,插插说五月份吧。


不~知~不~觉~五~个~月~过~去~了~


首先我要说。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插插负责弄文案,我负责修图,结果我们拖延症实在太厉害,活生生拖到了今天!!!!


今天,我终于可以说!我不负众望!把小楼的正片给发出来了!!!!感谢人民感谢党!!!!


请给我鼓掌!!!!!!


 


下面是插老师的总结!


 


 


 


··········································大家好我是分割线··················································


【邪魅狷狂总裁插版本总结】 


为了凸显我们是很有组织有纪律,为人严谨有始有终的一个剧组,我也来了个总结。


简直有一辈子没写过作文了,上一次可能还是高考,于是这一刻我的心情有点激动。


在这样的情绪下,首先我要说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好的,我已经不认识汪这个字了。


这都是个意外。


某一天,那一天可能还是6月,井井跟我说:“插插我们一周之内出小楼正片吧!” 我一惊!这么效率!于是我也欢欣鼓舞的说:“好啊好啊!”


然后我们分配的任务是这样的:井井p图,我来文案。


井井很有斗志的表示:“如果一周内不发片我就学狗叫。”我一想那太棒了,写剧本要容易的多吧!我不能落后啊!于是我积极响应表示如果一周内我憋不出个感人至深的文案我就组成第二条狗。


。。。。。。。。然后。。。。。。。。。


四个月过去了。。。。。。。。。。


 


你们造么!!!!这个文案真的很难写啊!!!你们不要嫌弃他!虽然他前半段的画风是情深深雨蒙蒙!后半段的画风是焦点访谈!那不是我的本意啊!都说了我上一次写作文还是高考的时候!所以看完的你们不如象征性的夸一句感人至深啊!给点面子啊亲!


 


下面是正经的总结(并不)


看小楼的时候我才高一还是高二。学校门口的报刊亭卖的实体书,只有笑语轻尘,且容天下和阿汉的前尘篇。我随手买来在公交车上看,结果在大庭广众把我哭惨了TTATT!!!!!


一直以来,最喜欢的角色是方轻尘,最喜欢的故事是阿汉篇。


想出小楼也很久了,但是一直没有付诸于行动。后来和枸懿漾的众人一拍即合,于是决定要拍。之前和井井聊天,发现她也是博览群书,我们的童年都是如此相似,于是就把他拉进了方侯剧组。


开始准备的时候我才发现······小时候我都在看什么鬼!!!这文怎么那么变态!!!导演我现在申请换到阿汉组还来得及么!!!挖心要怎么拍!!!我和井井讨论了各种什么牛肉干啊之类的替代物,最后还是选择了猪心,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


猪心寄来的时候我们单位的群众都纷纷惊呆了,他们对我私下的身份产生了猜测与怀疑。为了挽救自己的形象,我表示,这是要去某某剧组用的道具。什么剧组??白雪公主啊!(我是不是非常机智。


拍摄过程的惨痛我已经不想回忆,这一刻,我似乎又闻到了那股恶臭······


拍摄的第二天我俩都非常的水肿,因为我们聊天扯皮到半夜两点,惨痛的经历。


我震惊的发现井井就是个点唱机。我说什么电视剧,她就能秒秒钟唱出主题曲,歌词记得一字不落,简直把我惊呆了。于是就在愉快的我说她唱的过程中,两点了······聒噪的人生需要教训。


总之虽然非常拖延,但是终于出正片了!想想我和井井认识一年多了,非常幸运。不仅仅因为她是我之前就非常喜欢的姑娘,认识以后更是发现三观啊,童年啊各种方面都很合拍,简直就是一见如故!要一直愉快的玩耍下去!(为何要在总结里表达爱意)


 


 


——————————————————————分割线——————————————————————


 


大家好,我勤劳饼又回来了!


感谢插插如此掏心掏肺的总结!


为何我们每次的总结都如此的掏心掏肺!!【不过这次也确实掏心了!


好了我们画骨成沙再见!!!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天下大井:

 


 


【序】
小楼山中隐,人间是非深。
人间自有真情在,莫因前事不开怀。
这不过是几个各有坚持的笨蛋,在红尘之中打滚的故事。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情真何堪毁 


 玉碎有轻尘


 


 


【小楼传说之笑语轻尘】


——楚乱——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原著】


老庄墨韩


 


【摄影】


门门


【方轻尘】


CL插插


【楚若鸿】


井井


 


【特别协力】


书生


墨墨


 


 


 


【一】


 


 


    大军呼啸着冲入城门,冲进皇宫,到处是鲜血,到处是烈焰,到处是尸体,到处是纷乱奔走的人。


    只有楚若鸿,完全不把身外的所有变乱放在心上,那些分分合合,离散成败,和他根本没有关系,他只是专心地对方轻尘说话。


   “轻尘,你站起来好不好?我等了你好久好久了,为什么,这次你生气生这么久,你再不消气,就该我生气了。”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他专注地呼唤方轻尘,不知道自己已被重重包围,不知道,所有人都掩着鼻子,用憎恶的眼神望着他。


   一如很多年前以前,那个柔弱无力的孩子,悲伤无助时,只会躲在皇宫的一角,独自哭泣。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楚若鸿犹自不知旁人的烦恼和感叹,只是痴痴得望着白骨,一遍遍永不停息。


   “轻尘,轻尘,你起来啊,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二】


   


    那是多久之前的事了。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


    有人在身后问:“小殿下,你在干什么?”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他回过头,看到了他永世也不会忘怀的笑容。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初遇方轻尘时,他是一个宫女偶尔被临幸所生的皇子,从不曾有人关注,从不曾有人爱护。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那个少年将军就这样来到他的身边。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他保护他,照料他,教导他。
   教他练武,陪他读书。


   告诉他如何做一个男子汉,怎样坚强面对挫折。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当所有人将他遗忘,将他冷落时,方轻尘微笑着给了他温暖。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他那样单纯地依恋着方轻尘,一次次问他说:“你会永远在我身边吗?”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而他永远微笑着回答:“如果殿下需要的话。”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那一场宫廷兵变,血雨腥风,军队已经冲进了皇宫,后宫的女人们纷纷自尽,皇族的王子们哀号着乞活。


到处是刀光剑影,到处是喊杀呼啸,只有方轻尘,一步不退地守护着他。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他还记得方轻尘用血肉之躯为他挡箭,他还记得方轻尘用有力的臂膀挽着连站立的力量都没有的他。


    他还记得无数呼啸喊杀声中,方轻尘回首的笑容,依旧温暖如阳光:“别怕,只要我还活着,谁也碰不了你一根指头。”


    方轻尘保护他,在皇宫中苦撑了一天一夜,一直等到援军到了,叛军败退,才脱力晕倒,最后那一刻,还抬头对他微微一笑:“别担心,我只是睡一会,很快就会醒来了。”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他记得他在方轻尘身边放声大哭,他记得他拉住方轻尘染血的衣襟,十几个宫人用尽力气,都不能把他拉开。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小楼822年,楚宫剧变。


轻尘血战一天一夜,重伤垂死,保得楚若鸿性命。


楚若鸿继位为楚王,封方轻尘为护国大将军,镇国侯,治理楚地,边境京城,两厢奔波。


 


 


 


【三】


 


 


    “轻尘,你永远不会离开我是吗?”


    “轻尘,我永不负你。”


    “轻尘,只要你在我身边,这世上的一切,我都可以不在乎。”


    “轻尘,轻尘……”


    “轻尘……”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那些,仿佛已是久远的前生了。


“自圣上登基,禁军一直由方候执掌,如今方候回京,本该重掌禁军,不过,有一件事,希望方候可以解释一下。”


 大理寺卿慢吞吞地从袖子里里拿出一张纸“我们的探子从秦地带回来一样东西,这里是拓印本。”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方轻尘信手接过,淡淡扫了一眼,果然是他的字迹,而内容也很简单,直接.无非是与秦国的皇帝商讨出卖楚国的相关事宜罢了,真是拙劣可笑到极点的把戏。


这满朝文武是真的看不出来,还是看出了,也只当作不知,欺皇帝年少识浅,所以群起而攻。


 


方轻尘在心中冷冷地笑,抬起头,眼神依旧温和:“皇上,也以为此信是真?”


他自然相信轻尘,可他同样需要一个理由,一个可以让方轻尘放弃兵权的理由。


“轻尘,即然出了这种事,难免百官都有疑虑,你且避几天嫌,让他们彻查好了,待事情查清楚了,看还有哪个敢指责你。”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方轻尘微微一震,露出一个如梦方醒的表情。


当初那个无邪的孩子已经长大。


当初那只有他的怀抱可以依靠的孩子,已成为一个真正的君王了。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方轻尘微微一笑,凝眸深深望着他,良久不语。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他的声音低若呓语:“这一场大梦也该醒了。” 


 


 


 【四】


那已是久远的前生了。
那稚嫩的孩子,用童真的声音大声喊,


“轻尘,你可以佩剑上殿,”


 


“候爷,今儿正值大朝,诸王宗室,朝中百官俱在,候爷不宜佩剑而入。”


 方轻尘微笑着解开自己的佩剑。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你可以见君不拜”


 


 方轻尘依然只是温柔地对他一手护佑,而今已长大成人的君王,笑一笑,然后跪了下来。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那些老头说的话,不用理他们,我知道你绝不会伤害我的。”
 


 方轻尘轻轻地笑,是啊,皇上,若鸿,我永远不会伤害你,


 如果你不伤害我的话。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曾经的呼唤,曾经的笑语,都已经远去了。


 


方轻尘微笑着举目仰视那高高在上的君王,抬起双手,“皇上,你让人解了我的佩剑,却忘了,臣这一双手,穿金裂石亦是等闲,有没有剑,都不重要。”


“那通敌之事,本非言语所能辩,皇上……”
 他凝视着那个他一心保护,一意教导,一手扶助起来的少年皇帝,眼神温柔到了极处:“皇上,请观臣心。”


 他抬手,插下,血溅。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而少年皇帝凄惨尖厉到极点的惨叫,已经响了起来:“不要,轻尘……”


    然而,他的声音绝不可能比方轻尘的动作更快,方轻尘的十指,穿金裂石,就那样,生生撕开了他自己的胸膛。
    楚若鸿发出不似人声的惨叫,扑向方轻尘,整张御案被他掀开,他完全失去理智地扑下来,从高高的御阶一直翻滚而下,却已经顾不得身上受了多少伤,一时挣扎着无法从地上起来,惨叫着爬向方轻尘。


    少年皇帝惊惶地睁大眼,眼睁睁看着方轻尘就在他的面前,把手伸向那被扯开的胸膛里,伸向那鲜红,跳动着的心脏。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轻尘,求你,别……”


    方轻尘只是凝视他,微笑着摇了摇头,那样温和的表情,那样不可动摇的坚持。


    他嘶喊,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他挣扎,却无法站起来扑向他,他拼命爬过去,拼命向他伸出手。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然而方轻尘已经合上了他的眼,跪着的身子晃了晃,无助得倒下去,他伸到胸膛里的手已经伸了出来,掌心的鲜红,让殿上所有的臣子都不敢正视。
   在那一刻,他已死了。他摘下了他自己的心,却在失去心脏之后,犹能把手伸出来,递向他的君王,在他的人死去之后,他的身体仿佛还记着主人最后那一刻的意志,完成了这个动作。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楚若鸿双眼怔怔得望着方轻尘再也不会对他微笑的脸,轻尘死了。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那个在阳光下对他微笑的人死去了,永远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他死死盯着那再也不会呵护他的双手,他死了,轻尘,那样一双曾无数次保护他的手,摘出自己的心脏送到他面前。
轻尘,这世界上,从此再没有了方轻尘。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轻尘,轻尘,我们重新开始,轻尘,我错了。“


 许多许多年前,一个幼童,在柳叶池畔,见到了一个少年英武的将军。


 那时的阳光那么灿烂,那大哥哥唇边的笑容比阳光更灿烂。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轻尘,你永远不会离开我,是吗?“


“是,殿下。”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轻尘,别走,我怕。”


  “若鸿,我会一直保护你的,有我在,你不用害怕任何事”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轻尘,对不起,我又闯祸,害你被皇兄骂。你别生我的气啊。”


“我的小殿下,轻尘永远不会生你的气。”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轻尘,你做一百年将军,我做一百年皇帝,我们一直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好啊。”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楚若鸿轻轻笑起来,多好啊,那些美好的岁月,为什么,他竟忘怀了呢。


    “轻尘,我错了,你别生我的气,好吗?”


    “轻尘,我答应你,从今以后,我全心全意相信你。”


       


     ”轻尘,我们重头开始吧。”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小楼826年,方轻尘应召回京,被污通敌,心灰意冷,于金殿剖心。


    王楚若鸿疯癫。


 


 


 


 


 


 


【小楼传说·笑语轻尘篇】



 


 


 


 


 


 


 


 


 


 


机缘巧合,重返人间。
人心却如同倾轧而过的命运车轮,越走越远。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曾经,是良师,是挚爱,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如今,纠结走错了哪一步,风云际会,再也回不到那些美好的岁月。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轻尘,我们重新开始,你再让我当上皇帝好不好?”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你还是选择了皇位。


难道帝王是注定给不了任何人平等和信任吗?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人间自有真情在,莫因前事不开怀。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待到风云际会时


 笑看潇洒弄乾坤 


【老庄墨韩】小楼传说cos   笑语轻尘篇 - 井饼饼 - 天下大井


 


 


 


 


 


【小楼传说·风云际会篇】


【敬请期待】


 


 


 


 


 


 


 


 


 

 


 


 


 


 


 【大家好这里是总结!!!!!!!】


 


【业界良心勤劳饼版总结】


      【开坑】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正在做头发。


突然收到插插的一条消息,“要拍小楼么?”


我说,好啊,拍谁?


插插说,现在还有楚若鸿,XXX,XXX···


我问,你拍谁啊。


插插说我拍方轻尘。


我说那我拍楚若鸿这个小怂包吧,我如此的爱你,这个角色还挺有挑战性的,我想拍发神经。


插插:······


然后角色就这么定下了。


 


【猪心】


然后经历了噩梦一般的赶衣服,我们去无锡了。


拍之前两人曾犹豫很久,挖心那一幕怎么拍,到底是p呢,还是找个真的道具呢?


真的道具是找模具呢?还是找真的动物心呢?


最后我们选择了猪心。


很多很多年以后,当我和白发苍苍的插插躺在摇椅上,回忆我们的往昔,一定会十分后悔这个决定。


 


猪心是提前几天快递到插插那边的,然后到了无锡之后已经开始发臭了,第一天我们没有拍挖心那场,把包裹地十分严密但已经漏出很大臭味的猪心放在了厕所里,以毒攻毒。


事实证明,分子是运动的,哪怕他裹得十分严密,还是很臭。


然后第二天,书生带了血浆来,外拍时,我们带着必死的决心拆开了放了一个星期的猪心,开始拍了。


包装一拆开,每个人都皱起了眉头,以猪心为圆心,半径为五米的圆内,瞬间飘满了浓浓的恶臭。臭味浓度和到猪心的距离成正比。然后我们都跑了····哪怕过了小半年,只要一想起来,那股恶臭似乎还在我的鼻尖回荡。真是···太臭了··QAQ


臭味大概散了七八分钟,插插报着必死的决心慢慢像猪心挪动了过去,然后一脸悲壮地捡起了猪心,猪心一移动,又散发出浓!浓!的!恶!臭!书生又往外跑了好几米,躲在栏杆后面探出一个头,远远看着我们。


门门要拍照,我站在楼梯上充当背景,看着插插挖心,还好有一段距离,虽然很臭,肯定比插插好多了。


插插一边泪流满面地嚎叫着一边拍,还得表现出方侯非常酷炫掉拽的感觉,一到拍摄间隙,就别过头去呼吸新鲜空气,但是事实证明,无论怎么别过头去,还是很臭。


后来插插似乎自暴自弃了,拍着拍着说,“好像没有刚刚那么臭了,是时间长了味道散了吗?”


然后这时候远远走来一堆路人,可能没看到插插,就听有个人说,“什么味儿啊,怎么那么臭啊····”


 


拍完后,我们都被插插这种徒手拿猪心的高大情操所感动了,纷纷对他表示赞扬和慰问。


门门赞美道:“插插你真是太臭了,这辈子都不要用拿猪心的手来碰我。”


 


 


【没钱】


这次服装出来,我们实在是太穷了,服装颜色寡淡,套数还少。拍的时候,我和插插一白一绿撑着把伞走在树底下,然后插插说,你看我们现在这么穷,哪里像笑语轻尘了,走错剧组了吧,这服装颜色明摆着是风中劲节啊!你不知道啊!隔壁的小容组!完全央视风,可有钱了!我们唯一的亮点就是猪心啊QAQ···


后来扣扣上我们一起哭穷的时候,插插说你不懂啊,之前我去拍大唐三角恋的时候,就跟他们不是一个画风的!他们简直高端大气央视风!我就是个杀马特非主流!


然后我们哭着想自己是什么风的,我们连湖南卫视风都算不上,顶多算个地方台风···


然后我意味深长得对插插说,之后风云际会篇还是个机会,我已经结束了,就完全靠你和秦旭飞把我们组整体逼格拉高了,你们加把劲啊。


结果后来微博发了个图,就说是小楼,没说拍啥,下面有人说,井井你这拍的是风中劲节吧!


我好想摇着她的肩膀喊道!不是啊不是啊不是啊!!!不要嫌弃我们穷啊!!!我们是笑语轻尘啊!!!!    


【插插看了这段后表示,风中劲节那组看到会打死你的·····


 


【小白】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打开手机,看到插插给我的一条短信。


你知道吗?小白死了。


我心中一惊!


插插哀伤的语调感染了我,我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颤抖地回信息问,小白是谁?


插插说,是水浒城的那匹白色的马。


我:QAQ嘤嘤嘤嘤


插插:嘤嘤嘤嘤QAQ


小白我拍东宫的时候其实也骑过一次,加起来一共骑了两次,培养了一些感情,得知这个消息,我还是很难过的。然后和插插说,这套片子是小白最后的遗照了,我们要好好发啊,插插说好的。


 


结果前几天微博发了张照片,是我骑着小白,插插在下面牵着小白的。


评论都是。


“马中分好评!!!”


“这马带了假发!!!”


“马头上是蝴蝶结吗?”


“马的尾巴好长!!!!”


 


小白都为我们贡献了一生了,你们太过分了QAQ


 


【角色定位】


小楼是大一的时候看的,这篇文当年给我的感觉是····作者脑洞开好大!这本书好长!!!!


看笑语轻尘前面的时候还没觉得有啥,等到小楼背景整体揭露,发现里面所有的人物只是为了写论文才入世之后,我整个人都ORZ了······作者你的脑洞为何如此····之辽阔·····


书里面最喜欢的应该是小容的故事吧!暖暖的甜甜的萌萌哒!【什么鬼!


所以对比起同样是养成系的小容组,方侯组在我的记忆中简直又血腥又中二又残暴啊!本来对楚若鸿的感觉挺不屑一顾的,就觉得是个比较重要最后发了神经的小炮灰吧,在文中算是促使秦旭飞和方轻尘的感情升温的神助攻?


所以说这样的角色对我来说,是从来都没有过的,第一次尝试。


然后拍又之前看了一遍书,拍完再看了一遍他们的部分,最后插插弄完文案我排版的时候再看了一次。


总觉得这娃娃笑语轻尘篇里其实挺不容易的,不过悲剧的造成其实也有方轻尘一半的原因,所以勉强可以同情和理解。


不过在风云际会篇里楚若鸿就略作死了····怪不得方侯最后毅然决然抛弃了他,投入了秦旭飞的怀抱啊!


说道风云际会篇,因为出场不多,就把大概的楚若鸿情节都拍了拍,结果也不造为何拍出来·····如此的····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我们明明是纯洁的!!!!


因为文中一会儿童年,一会儿幼年,一会儿皇帝少年!所以我各种凹身高差!一到童年就卖萌!·····我自己都被自己惊呆了!!


拍最后楚若鸿抱着方侯的骨头发神经的时候,大家都夸我特别有表现力,凌乱的头发,呆滞的眼神,痴呆的表情,简直是历史上最有演技的一次。


我:········


 


 


【拖延症】


问插插我们几月拍的小楼,插插说五月份吧。


不~知~不~觉~五~个~月~过~去~了~


首先我要说。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插插负责弄文案,我负责修图,结果我们拖延症实在太厉害,活生生拖到了今天!!!!


今天,我终于可以说!我不负众望!把小楼的正片给发出来了!!!!感谢人民感谢党!!!!


请给我鼓掌!!!!!!


 


下面是插老师的总结!


 


 


 


··········································大家好我是分割线··················································


【邪魅狷狂总裁插版本总结】 


为了凸显我们是很有组织有纪律,为人严谨有始有终的一个剧组,我也来了个总结。


简直有一辈子没写过作文了,上一次可能还是高考,于是这一刻我的心情有点激动。


在这样的情绪下,首先我要说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好的,我已经不认识汪这个字了。


这都是个意外。


某一天,那一天可能还是6月,井井跟我说:“插插我们一周之内出小楼正片吧!” 我一惊!这么效率!于是我也欢欣鼓舞的说:“好啊好啊!”


然后我们分配的任务是这样的:井井p图,我来文案。


井井很有斗志的表示:“如果一周内不发片我就学狗叫。”我一想那太棒了,写剧本要容易的多吧!我不能落后啊!于是我积极响应表示如果一周内我憋不出个感人至深的文案我就组成第二条狗。


。。。。。。。。然后。。。。。。。。。


四个月过去了。。。。。。。。。。


 


你们造么!!!!这个文案真的很难写啊!!!你们不要嫌弃他!虽然他前半段的画风是情深深雨蒙蒙!后半段的画风是焦点访谈!那不是我的本意啊!都说了我上一次写作文还是高考的时候!所以看完的你们不如象征性的夸一句感人至深啊!给点面子啊亲!


 


下面是正经的总结(并不)


看小楼的时候我才高一还是高二。学校门口的报刊亭卖的实体书,只有笑语轻尘,且容天下和阿汉的前尘篇。我随手买来在公交车上看,结果在大庭广众把我哭惨了TTATT!!!!!


一直以来,最喜欢的角色是方轻尘,最喜欢的故事是阿汉篇。


想出小楼也很久了,但是一直没有付诸于行动。后来和枸懿漾的众人一拍即合,于是决定要拍。之前和井井聊天,发现她也是博览群书,我们的童年都是如此相似,于是就把他拉进了方侯剧组。


开始准备的时候我才发现······小时候我都在看什么鬼!!!这文怎么那么变态!!!导演我现在申请换到阿汉组还来得及么!!!挖心要怎么拍!!!我和井井讨论了各种什么牛肉干啊之类的替代物,最后还是选择了猪心,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


猪心寄来的时候我们单位的群众都纷纷惊呆了,他们对我私下的身份产生了猜测与怀疑。为了挽救自己的形象,我表示,这是要去某某剧组用的道具。什么剧组??白雪公主啊!(我是不是非常机智。


拍摄过程的惨痛我已经不想回忆,这一刻,我似乎又闻到了那股恶臭······


拍摄的第二天我俩都非常的水肿,因为我们聊天扯皮到半夜两点,惨痛的经历。


我震惊的发现井井就是个点唱机。我说什么电视剧,她就能秒秒钟唱出主题曲,歌词记得一字不落,简直把我惊呆了。于是就在愉快的我说她唱的过程中,两点了······聒噪的人生需要教训。


总之虽然非常拖延,但是终于出正片了!想想我和井井认识一年多了,非常幸运。不仅仅因为她是我之前就非常喜欢的姑娘,认识以后更是发现三观啊,童年啊各种方面都很合拍,简直就是一见如故!要一直愉快的玩耍下去!(为何要在总结里表达爱意)


 


 


——————————————————————分割线——————————————————————


 


大家好,我勤劳饼又回来了!


感谢插插如此掏心掏肺的总结!


为何我们每次的总结都如此的掏心掏肺!!【不过这次也确实掏心了!


好了我们画骨成沙再见!!!